资阳市委宣传部 资阳市文明办 主办

2018年四川好人——蒲桂英

 

蒲桂英

    蒲桂英,女,今年65岁,是乐至县孔雀乡孔雀寺村一名普通的农家妇女,当生活的磨难接二连三地降临,她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为人女、为人妻、为人姐的高贵品质,在平凡的生活中演绎着点点滴滴的亲情故事。
    好女儿孝老爱亲重情义
    蒲桂英的父亲蒲亨贵患有眼疾,不能视物,母亲在蒲桂英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小小的蒲桂英便与眼盲的父亲相依为命。直到有一天,继母周育英来到了他们家,蒲桂英深知生活的不易,对继母周育英非常尊敬,非常亲热,就是她出嫁后,依然经常与丈夫一起回家帮忙照顾眼盲的父亲,帮忙做农活、做家务。2010年,蒲桂英的父亲因病去世,年过半百的蒲桂英悲伤痛哭,回娘家帮忙的次数更多了。2013年,继母生了重病,经过治疗后,仍是瘫痪在床,蒲桂英便承担起了照顾继母的责任,直至继母安然离世。
    好姐姐悉心照料顾亲情
    都说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蒲桂英除了悉心照料眼盲的父亲、瘫痪的母亲之外,她还有个精神失常的弟弟。
    1991年,蒲桂英同父异母的弟弟蒲冬林在连续参加三次高考落榜之后,未能承受这严重的精神打击,致使精神失常,生活上完全不能自理,大小便都在床上,还伴有暴力行为。继母周育英和父亲蒲亨贵虽能照顾弟弟的起居饮食,却负担不起长期且巨额的医药费。蒲桂英便咬紧牙关,一力承担了弟弟的巨额医药费用,靠着夫妻俩的勤劳苦干,弟弟的病情得到了控制,能够自己吃饭了,暴力倾向也有所缓解。
    但是随着父亲病逝、继母瘫痪,仅仅是金钱的支持与时常的探望已经不能满足这个困难家庭的需要,蒲桂英还要肩负起给继母和弟弟喂饭、喂水、洗脸穿衣等繁琐的护理工作。在继母瘫痪到病逝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既要服侍瘫痪的继母,还要照顾疯癫的弟弟,又要到林科院打零工挣钱,每天她不得不天未亮就起床,做好饭菜送到继母和弟弟家里,照顾他们吃完饭之后,又立马到林科院干活,晚上收工后到家第一件事又是做饭,然后给继母和弟弟送去,照顾他们吃完饭,还得将前一天继母和弟弟换下来的床单、衣物洗好、晾好,以便继母和弟弟隔天有干净的床单使用。忙完这些她才匆匆回到自己家中草草吃完一碗饭继续收拾家务到很晚才能休息。继母去世后,蒲桂英也没有就此放弃,仍然继续如此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弟弟蒲冬林。
    就这样她起早贪黑,任劳任怨,周而复始,毫无怨言,她知道:自己身体还行,只要吃得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20年来从未主动向任何部门申请援助,但是政府一直关注他们家的情况,在她继母瘫痪后办理了低保,在蒲冬林达到五保的申报条件后,又立即为他办理了五保。
    好妻子不离不弃护真爱
    蒲桂英从未想过要享受什么荣华富贵,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全家人都健健康康,这是多么简单而又朴实的愿望,但这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实现。1972年,蒲桂英嫁给了本村的唐忠祥,婚后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婆媳关系也很融洽,育有一女一儿,都乖巧懂事,夫妻俩虽然不能够在文化知识上给予儿女们以辅导帮助,但是他们却用身教言行来告诉儿女们要踏踏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的道理。丈夫唐忠祥一直都无怨无悔地照顾着蒲桂英一家,蒲桂英把丈夫的付出看在眼里,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是甜的。2013年,丈夫唐忠祥患脑血管堵塞,虽及时医治,性命无忧,但再不能干重活,仅能看看家,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事。面对这样的困境,蒲桂英除了心疼丈夫外,再次咬紧牙关,扛下了重担,家里的庄稼,丈夫不能做,她做,重活儿,一次做不完,就分几次做,她从来没有对丈夫抱怨过,总是用笑脸对着他,告诉他不用担心地里的活儿、家里的事儿,身体是最重要的。想起蒲桂英所经历的磨难,丈夫唐忠祥疼在心里,每每想起这些,七尺男儿,泪洒肩头。
     多年来,面对瘫痪的继母,疯癫的弟弟,患病的老公,蒲桂英心痛极了,看着他们被病痛折磨的样子,她不辞辛苦四处奔波为他们三人寻医问药,只要是对病情有效的药,她都省吃俭用买来给他们服用,哪怕这个药钱非常昂贵。2015年继母病逝时,还一直念叨着“这个女儿就是我的亲生女儿”。
    如今,虽然父母都已离世,但是疯癫的弟弟仍需要她的照顾,丈夫因病亦不能替她分担,儿女虽然孝顺,也经常在经济上提供帮助,也多次提出要接二老同住,方便照料,但蒲桂英说,她要是走了,谁去照顾弟弟呢,只有自己的话弟弟才会听一些,旁的人,弟弟看见了可能会控制不住。蒲桂英今年已经65岁了,她自己也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了,但是她至今也没有饿过弟弟一顿饭,停过弟弟一天药,即使自己生病,第一个考虑的仍然是丈夫和弟弟。
    蒲桂英用二十年的实际行动践行着为女为妻为姐之道,印证了她的孝心、爱心,展现了一个农村妇女尊老、敬老、爱幼、淳朴真诚的博大情怀,塑造了一个农村妇女博爱、仁慈、善良的光辉形象。
责任编辑:资阳市文明办